单亲父母越多,意味着社会流动性越低越贫穷

【本文节选自《我们的孩子》,作者:[美] 罗伯特·帕特南 译者:译者田雷、宋昕,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经出版社授权在网易新闻平台发布,欢迎关注,禁止随意转载。】

无论原因何在,两阶家庭模式已是美国社会的基本事实,对美国孩子的生活有着无可置疑的影响。现如今,在受过高等教育的上层美国社会,大多数孩子都同双亲幸福地生活在一起,这样的家庭通常都有两份经济收入。但在家长教育止步于高中的底层家庭中,大多数孩子在成长过程中最多只能生活在单亲家庭里。事实上,许多孩子都成长于一种混乱、多伴侣的拼盘家庭,虽然家庭成员杂多,但能打工挣钱的往往却只有一位。大量的研究已经证明,孩子的许多不良表现都可以追根溯源至下层社会家庭所特有的模式,反过来,上层社会家庭的环境和氛围也造就了孩子的许多优异表现。”如要理解两阶家庭之间的天壤之别,只需对比一下:在安德鲁和切尔西的生活中,来自父母坚定不移的支持始终都在,但凯拉和大卫的成长环境却只是令人绝望的混乱。

太早生养或者多伴侣家庭难免要付出代价,父母当年种下的恶因,现在却要由孩子收获恶果-人生走向成功的可能性要因此大打折扣。如果在一个孩子的成长过程中其亲生父亲不在身边,其他在标准化测试中会表现得更差,在校期间的成绩也更低,而且更容易辍学。这无关种族或家庭单亲母亲抚养的孩子更有可能表现出一些行为问题,比如腼腆、暴力倾向,甚至是深度焦虑或抑郁这样的心理问题。如果孩子在成长的某个阶段只有母亲的陪伴,那么他们更有可能提前发生性行为,甚至变成年轻的单身父母,重复上一代人的轮回。

生活在离婚或再婚家庭的孩子面对着特有的难题,首先是此类家庭的经济资源原本就有限,现在还必须要在不止一个家庭之间平摊;其次是因为父母无法克服的感情创伤,彼此之间的距离感,凡此种种都会妨碍新家庭内的沟通和合作。而在多伴侣生养的家庭内,常见的是更少的父母关爱、更少的亲戚介入,同时却有更多的摩擦、嫉妒和竞争,特别是如我们在凯拉生活中反复看到的,当来自同父异母或同母异父的孩子们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时,情况会变得尤其糟糕。若是这种拼盘家庭的多对伴侣在当初生育孩子时并未步入婚姻殿堂,那么上述所有问题更是会雪上加霜。

当然,对于成年的家长来说,家庭的破裂常常更有好处,有些时候甚至对子女们也有好处,尤其是父亲有暴力倾向,虐待成瘾,或者因为入狱而时常缺席。不仅如此,在探讨家庭结构和孩子幸福之间的关系时,许多研究只是关注两者之间的相关性,所以我们仍无法确定,是否确实是家庭的脆弱导致了坏的结果。某种程度上,单亲家庭和孩子糟糕表现之间的相关性只是表层的,只不过是反映了低收入和家庭失序所形成的综合症状。(比如,凯拉的家庭可以说是诸事不顺,因
此我们很难确定乔和达琳的离婚就是其中的关键因素,虽然这家三口人都这么说。)但是,晚近的研究证据比较坚实地表明,因果关系确实存在。正如家庭研究专家伊莎贝尔·索希尔(IsabelSawhill)所言,“从个案推出一般结论是危险的。在极困难的环境内,很多单亲父母也出色地完成了为人父母的角色。但普遍看来,来自单亲家庭的孩子都要表现得更差,无论是在学校读书时,还是在生活中。”

单亲家庭问题丛生,最近的研究也已证明,在美国,单亲家庭比例最高的地区,同时也是社会流动最缓慢无力的地区。当然,家庭结构并不是“绝对的第一推动力”。它同一系列因素交织在一起,包括种族、居住隔离、社区活力,以及学校教育等。既然如我们所见,家庭的破碎在很大程度上根源于经济困境,那么在某种意义上,家庭结构就可以被视为只是一种中介变量,事实上是上一代人的贫穷造成了家庭的解体,而家庭解体又造成了下一代人的贫穷。但无论如何,家庭都是事关全局的重要因素。单亲父母越多,也就意味着社会流动性越低,这其中的相关性虽然不是绝对无例外的,但也是非常坚实的。在下一章中,我们将转向观察不同阶级的家长在为人父母时的行为差异,尤其关注那些表明早教会如何影响儿童发展的最近研究。我们会看到,父母来自不同阶级,他们教育孩子的方式也不尽相同,而且差距越来越大,当然,孩子的未来也会因之而变。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PC4f5X

文章作者信息...

留下你的评论

*评论支持代码高亮<pre class="prettyprint linenums">代码</pre>

相关推荐


Warning: sprintf(): Too few arguments in /www/wwwroot/dtchao.com/wp-content/themes/lolimeow-master/modules/fun-article.php on line 33